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變種城市
變種城市 連載中

變種城市

來源:google 作者:墨雨別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單天陽 肖娜娜 都市小說

六年前,一場奇異的太陽風暴席捲全球,無數人在因此病倒、死亡、甚至發瘋,然後卻有一群人也因此變得不同……展開

《變種城市》章節試讀:

「哈哈哈哈,好啦不逗你了,說說吧,你為什麼一個人在海都這麼危險的地方?」娜娜被男孩惶恐的模樣逗笑了,但也不忘詢問男孩。

「我出生在海都,父母去世了也沒地方可去,再後來海都發生大變故,我更不敢獨自外出,就只能一直待在這了。」男孩小心翼翼的解釋道,顯然對眼前的兩個大人還是有些害怕。

「你父母是怎麼遇害的?」娜娜又問道。

「他們出差時被變種人劫持了飛機,後來飛機墜毀了。」男孩回答道。

「你有沒有想過要離開這裡?」天陽問男孩道。

「想過,但我要先替父母報仇。」男孩回答。

「報仇?」天陽和娜娜有些驚訝。

「我父母不能就那樣白白死去。」男孩眼神似乎很堅定。

「那你知道是什麼人害了你父母嗎?」天陽再次詢問,此刻他生出了想要幫助男孩的念頭。

「飛機在墜毀前有監控畫面傳回來,殺害我父母的人是變種人,我記得他們的相貌和聲音。」男孩回答道。

「那要不這樣吧,我們幫你報仇,你讓我們住在這怎麼樣?」天陽提議道。

男孩再次打量起兩人,似乎不太相信他們說的話。

「報仇就算了,那幾個變種人很危險,你們還是不要參合了。」男孩搖頭道。

「不過你們實在沒地方去的話,可以住在上面,但是不要打壞主意。」男孩又說道。

「小子,你一個小孩怎麼報仇?你也說了那幾個變種人很危險,光憑你一個人肯定是不行的。」天陽說道。

男孩沉默,他顯然明白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

「這件事情還是從長計議,我們也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不能白白住你家的房子嘛。」見男孩不說話了,娜娜委婉的說道。

「行吧,如果有需要,我會找你們幫忙的。」那孩最終同意下來。

看着眼前這個可憐卻又堅強的男孩,天陽和娜娜都十分同情,也覺得他十分可憐,因此才會想要去幫助他。

天陽也不禁想起自己小時候,5歲時父母便在一次火災中遇難了,幸運的是他的叔叔和嬸嬸收養了他,也許是嬸嬸患有不孕不育,所以也是把天陽當做了親兒子養。

不幸的是嬸嬸在六年前的太陽風暴中去世了,而叔叔還忙在自己的崗位上,似乎從天陽開始讀寄宿學校起,就沒再見過自己的叔叔,就連嬸嬸的葬禮叔叔也沒有參加。

天陽的叔叔是名警員,工作向來神秘,從來不跟家裡人談工作的事,甚至從不會往家裡打電話,叔叔的手機上不敢存有家人的電話,家人也都不知道他的電話號碼,說這是為了家裡人的安全,每次回家也不會超過一夜。

到目前為止,天陽已經與叔叔完全失去了聯絡。

通過和男孩的交談,天陽兩人得知男孩姓名為吳吳多多,其父母生前是科研工作者,具體是什麼領域的兩人並沒有細問。

當他們問起那幾名變種人為什麼要害男孩父母時,男孩只說他父母手中有重要的研究,其他的他也不太清楚。

……

第二天早晨,天陽兩人醒來後簡單洗漱了一下,便去了吳吳多多的地下實驗室。

此時吳吳多多正坐在一面巨大的屏幕前看監控,娜娜好奇的走過去問:「這些是什麼?」

「市中心的監控。」吳多多扭頭回答道,接着又解釋道:「我黑入了海都市的交通監控以及大部分企業、民用監控,幾乎覆蓋了整個海都,這張屏幕上的才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站在一旁的天陽肚子咕咕叫了起來,便開口問吳吳多多:「小子,有吃的嗎?餓死我了。」

吳多多朝左手邊的門指了指說道:「食庫里備用食物有很多,不過都是些速食食品。」

兩人走進食庫,感覺像鑽進了冰箱一樣,食庫大概有30方的樣子,架子上放着許多速食品。

兩人拿了些麵包和牛奶,算是解決了早餐的問題。

吃飽後天陽開始打量起實驗室來,又是問這又是問那,簡直沒完沒了,但吳吳多多也還是一一為其介紹。

畢竟天陽大學時學的東西跟這些高新科技都沒什麼關係,吳多多解釋了好半天他也就似懂非懂,最後索性也不問了,便轉移話題問道:「那幾個害死你父母的變種人也在這座城市嗎?」

吳多多愣了一下,隨後坐回到電腦前說道:「儘管這些監控能監視到很多地方,但是仍然有不少地方屬於監控盲區。我能確定他們在這座城市裡,但不能確定他們的準確位置。」

「你知道那幾人的個人信息嗎?」天陽又問。

「目前只有其中一個人的準確信息,其他幾人還沒查到,不過有那一個人就足夠了,因為他是殺害我父母的主謀。」吳多多回答道。

「能給我們看看他的信息嗎?」娜娜徵求道。

吳多多猶豫了一下,還是調出了那人的信息,電腦上顯示出那人的身份資料:

姓名:劉成天。性別:男。能力:空間傳送。前科:xx50年6月28日因盜竊入獄,於xx51年6月28日出獄。xx52年7月9日因販賣毒品入獄,有期徒刑15年,邢期未滿,於xx54年12月越獄,目前在逃……

「現在都xx60年了,警方怎麼還沒抓到他?」天陽看着屏幕上的信息疑惑道。

「這個人的來頭可不小。」吳多多提醒道:「他曾經是世界傭兵團的人,後來退出了組織,有着遠超常人的偵察和反偵察能力,思維極其細密,其思維邏輯不能以正常人的模式來考量。」

「世界傭兵團是一個名聲極壞的組織,為了金錢幾乎什麼買賣都做,組織中的傭兵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逃犯,這個組織會讓那些想要加入組織的逃犯在各種不同環境下自相殘殺,經過層層淘汰,篩選出最優秀的一個人,通過這種方式培養出的傭兵,幾乎每一個都是死神。」吳多多繼續解釋:「而想要離開組織,也是在拿生命賭博,這個組織一旦進入,就不允許退出,私自退出者只有死路一條,而且所有財產也將會被組織收回,組織里有專門的情報部,裏面大多是世界頂尖的黑客,對他們來說想要盜取一個人的賬戶財產是及其簡單事情。」

「怪不得他要去盜竊,瞬間從千萬富翁淪為窮光蛋,這反差還真是大啊!」天陽一副同情的樣子。

「這還不是主要原因,擅自脫離組織只有死路一條,組織是不會允許他繼續活下去的,無論逃到哪裡都無法避免組織的追殺,所以他才會故意通過盜竊而入獄,只有在監獄裏才能暫時避過追殺,所以他剛出獄沒幾天就又因販毒判刑,在監獄又待了兩年多,如果他不是故意如此,**是不可能先後兩次都這麼輕易的抓到他的。」吳多多分析道。

「原來是這樣啊!!!」娜娜和天陽明白過來。

「看不出來,小弟弟你還挺聰明啊!」娜娜讚歎道。

「那你要怎麼找到他?」天陽又問道。

「這件事急不得,我打算先製作一些變種人識別器,用來探測海都的變種人,再將他們的活動軌跡記錄下來」吳多多認真道。

「你一個人做的到嗎?」娜娜露出疑惑的表情。

「……」吳多多用手捂住額頭,他最近確實正為這件事發愁呢。

天陽兩人看出吳多多的無奈,看來他確實是遇到了些困難。

「是遇到了什麼困難嗎?也許我們能幫你。」天陽拍了拍吳多多的肩膀問道。

「對我來說確實是有些難辦。」吳多多點點頭。

「那你說說,如果我們能幫你解決的話,就當是交食宿費了。」天陽厚着臉皮笑道。

「製作識別器需要材料,可我這裡並沒有相應的材料。」吳多多回答道。

「是什麼材料?」天陽問。

「一些安防雷達。」吳多多回答道。

「那就是要到海都外面去採購了?」娜娜問道。

吳多多搖搖頭說道:「不用,海都的工業區有不少工廠都生產這些東西,可惜我的微型機械人跑不了那麼遠,沒法把東西帶回來。」

「那些工廠會把生產的東西留在海都?」天陽疑惑道。

「三年前那幫圈禁海都的變種人只留了48小時的撤離時間,而且前24小時內幾乎沒有任何人從海都撤離,所以實際上海都人只有24小時的撤離時間,然而24個小時就想搬空整個海都是絕對不可能的。」吳多多回答道。

「有道理。那也就是說,大多數工廠都會不得已留下許多貨物在海都了?」天陽猜測道。

吳多多點點頭,隨後又說道:「但是別忘了,後來是有黑幫駐進了海都的,聰明一些的黑幫會將工業區的剩餘貨物拿去交易的,所以工業區向來是這些黑幫交火的高發地帶。」

「所以還是要到現場去親自確認一下才行了?」娜娜問道。

「嗯嗯。」吳多多點點頭。

這就是他發愁的原因,他自己一個人不敢離開實驗室,微型機械人的操控距離又達不到,就算他需要的材料都完好的存放在那些工廠里,他也沒有辦法把東西取回來。

「交給我們吧!」天陽主動攬下這項任務。

「如果你們願意幫忙,那實在太感謝了。」吳多多禮貌的向兩人表示感謝。

「害,客氣!」天陽揮了揮手,表示這不算什麼。

「不過安防雷達真的能用來製作變種人識別器嗎?」娜娜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

「嗯,不過安防雷達類型眾多,你們只需要找毫米波雷達就行,儘管這種類型的雷達不是目前技術含量最高的安防雷達,但用在探測變種人上卻是最合適的,而且也更容易改裝,」吳多多點頭解釋道。

「你年齡那麼小,真的會製作你所說的那個變種人識別器?我從來沒聽說過這種東西。」娜娜顯然不太相信吳多多。

「哈哈,其實很簡單的,回頭可以讓你們看看製作過程。」吳多多並沒有因為娜娜的懷疑而感到不滿。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好了,我現在倒是有些好奇這個變種人識別器了。」天陽說道。

「現在就去嗎?」吳多多有些驚訝,這兩個人一點沒有拖延症的嗎?

「是啊,怎麼了?反正我們也沒什麼事可做,到了海都還是要熟悉熟悉環境的。」天陽笑着回答道。

「雖然我是個小孩,但我還是要提醒你們,海都是很危險的地方,千萬不要因為自己是變種人就不當回事。」吳多多認真道。

「好的,我們會小心的。」天陽也認真的點點頭。

「既然你們已經決定了,那我把幾個工廠的具**置發給你們,切記一定小心,最後再次感謝你們。」吳多多說到最後向兩人鞠了一躬。

天陽笑着去扶吳多多:「哈哈哈,沒想到你這小子這麼有禮貌,不用這樣不用這樣,以後就拿我倆當哥哥姐姐就行。」

……

天陽將昨天搶來的那輛車稍微整理了一下,取掉了車牌,又在車身上噴滿了彩漆,已經看不出車的原本模樣。

兩人駕駛車向著工業區駛去。

道路開闊,沒有擁堵也沒有交警,一輛被噴漆塗的花花綠綠的轎車在街道上飛馳着。

突然,一條人影出現在道路**,他站的筆直,面朝正駛來的汽車,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天陽踩住剎車,車在距那人還有六七米的地方停了下來,見那人沒有讓道的意思,天陽兩人便從車裡出來,想要看看對方打算做什麼。

眼前這人是一名少年,身後背着一把長刀,十七八歲的樣子,目光銳利,面容冷峻,渾身透着一股鋒銳氣息。

那男孩突然開口質問道:「你們跟了我好半天了,想要幹什麼?」

天陽兩人聽到對方的問話也是一頭霧水,在街上開個車怎麼就跟你跟半天了?

娜娜當即就回懟道:「呦,小帥哥,就算你長的帥,也不用這麼自戀吧?誰跟着你了,我們正開車開的好好的,你就突然擋住了我們的去路,應該是姐姐問你,你想要幹什麼才對吧?」

「哼,還想狡辯?」男孩眼神冷冽,說著便將背後的刀抽出,擺出一副準備戰鬥的架勢。

刀芒乍現,無論是男孩還是長刀,都給人一種鋒銳感。

那長刀看上去像是一把特殊材質的唐橫刀,通體銀亮,刀柄刀身渾然一體,沒有任何多餘裝飾,其刀身筆直,剛勁凌厲,氣勢逼人。

男孩二話不說,隔空便揮出凌厲幾刀,隱約看見幾道劍氣飛來,速度之快,似有暗風呼嘯。

不過娜娜對自己的防禦力相當自信,雙臂交叉擋在胸前,打算硬扛這幾道凌厲劍氣,但是下一刻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出乎娜娜和天陽的意料的是,娜娜竟然不受控制的倒飛了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隨後她快速站起身來揉着自己的小臂哭腔道:「啊~腫了!」

而令那少年驚訝的是,眼前這個女孩居然只是受了點皮外傷而已,按照自己剛剛那幾刀的力道,就算是變種人,至少也要小臂骨斷裂,且立刻傷及內臟才對的,但是她卻還能站起來蹦蹦跳跳的,看上去毫無大礙。

於是在好勝心的誘使下,他再次揮刀,這一次劍氣卻是非常明顯,其中還夾雜着淡淡藍光。

狂風席捲,一股無可抗拒的劍意撲面而來。

見對方目標仍然是娜娜,此刻站在一旁的天陽也升起了怒意,那男孩一擊沒能得逞,竟然又發起了更猛烈的攻擊,怎麼說娜娜也是自己的女人,是要用生命去守護的人,即使娜娜只是受一了點皮外傷,可天陽也覺的對方太過分了。

天陽閃身到娜娜身前,背對着那氣勢如龍的劍氣,用溫熱的手掌輕輕撫摸娜娜纖小細膩的手臂。

數道劍氣頃刻而至,卻在距離天陽十餘寸時停滯不前,隨後便開始飛速的蒸發。

細看下才發現,天陽背後浮動着一層若隱若現的淡紅色能量屏障,便是這屏障擋下了少年的劍氣。

天陽轉過身來,眼神中閃動着怒火,他周身的溫度開始快速攀升,空氣的劇烈波動肉眼可見。

下一刻,天陽的頭部和雙手瞬間點燃,被熊熊火焰所包裹。

他向著男孩衝去,整個人宛如一顆隕石,烈火和熱浪鋪天蓋地而來。

那男孩眼中露出一絲慌亂,只一瞬便消失不見,隨後他雙手緊握長刀,將刀豎在胸前,隨後開始不停的揮刀,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凝練,片刻間便有一層淡淡的護盾浮現在他的周圍。

此時,天陽已經衝到男孩身前,一拳砸在那層護盾上,然而護盾似乎並沒想像的那樣堅固,竟驟然破裂,接着一股熱浪湧入男孩體內。

儘管一擊得手,但天陽卻並沒有因此感到驚喜,而是感到一陣驚寒,直覺告訴他這很危險。

他根本來不及反應,護盾破裂瞬間,一股寒意便從四面八方衝來,竟是那護盾破碎後凝成的劍氣,天陽知道是自己大意,判斷失誤了。

那男孩的護盾根本就不是用來抵擋攻擊的,而是濃縮的劍氣,一旦受到強烈的衝擊就會爆裂開來,爆發出的凌亂劍氣。

天陽只得硬抗,當然那男孩也同樣不好受,天陽的高溫能量衝進了他體內,那股熱量在他身體里橫衝直撞,令他一陣眩暈。

男孩強忍着眩暈感快速後退,他必須與眼前這個年輕男人拉開距離,對方的能力似乎對自己的劍氣有着先天克制。

男孩退出一段距離後,快速調整呼吸,手上不再有任何動作,而是突然轉身向著一個方向跑去,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街道上。

天陽也沒去追趕,因為在剛才的那一擊,他清晰的感覺到那股劍氣的可怕,鋒利而冰涼,如果不是自己周身有高溫能量抵擋這些劍氣,恐怕現在他已經遍體鱗傷了。

當然若是硬要戰的話,天陽也有信心將擊敗對方,但要付出非常慘重的代價,他是出來辦事的,不是跟人拚命地,雙方又沒有血海深仇,實在不至於打個你死我活的下場,而且這明顯是場誤會。

不過回想剛剛那個男孩逃跑的速度,天陽和娜娜也不禁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