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北辰仙君
北辰仙君 連載中

北辰仙君

來源:google 作者:軒祺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軒祺 青惋兒

一名身世神秘的平凡少年軒祺,憑藉古戒相助,走出山村小鎮,從此風雲變化,與無數天驕爭鋒,踏上成神之路,萬界諸天為我最強!展開

《北辰仙君》章節試讀:

凌王殿地處高山之巔,靈氣聚集,化做作祥雲,襯托凌王殿。
鸞鳳起舞,蛟龍飛騰,一片安詳喜悅之氣。
軒羽凌在凌王殿中踱步,一身道袍隱約有秩序鏈條飛舞。
長發束起,舉手投足間散發著令人捉摸不透的意境。
一雙迷離的眼睛,似乎可以看穿世間萬物,令軒羽凌略顯妖冶的氣質。
凌王,軒家的六尊主,修為極高,是整個軒家乃至整片界域萬世不遇的妖孽,天賦驚人,如今是軒家僅次於那些老傢伙的存在
「尊主,尊主,夫人生了,是個男孩」軒羽凌手下第一侍衛跑進凌王殿,興奮的道「尊主,快去看看吧!夫人生了,小凌王降世了。

軒羽凌聽到小凌王降世後,一改平日的儒雅風度,笑得合不攏嘴道「哈哈哈,我軒羽凌的兒子終於降世了,不知這小子天賦怎麼樣,走,若風,我們去看看」
若風像是想到了什麼,帶着疑惑的神情看着軒羽凌道「尊主,小少爺有一件伴生之物,隨小凌王降生而顯化,是一枚戒指,戴在了小凌王手指上。
戒指通體漆黑,卻散發出詭異的光芒,令四周的空間像是被禁錮了一樣。
恕若風修為短淺,無法辨認出是何等神器」
軒羽凌聽到小凌王有一件若風無法看出品質的伴生之物,並且有如此大的威能道「連你都不知道是何物,那此物來歷定是蹊蹺,我們去看看。

說話間,突然,轟~隆隆隆
巨大的威壓降臨,虛空欲破,秩序欲亂。
軒羽凌輕拂衣袖,護住了凌王府。
隨後未見其動,卻已出現在半空之中,若風緊隨其後,緊接着其他五位尊主也都來到了此處。
年紀最長的大尊主軒霆,一雙眼睛隱約閃現着火光,這不是外放的威壓,而是因為境界的高深自然而然體現出來的,與軒羽凌彷彿融入萬物的飄渺氣質不同,軒霆凌利得彷彿劍芒,若是修為低的人,光是看他的那一雙眼睛就足以斃命。
軒霆看了看凌王道「六弟,發生什麼事情了,這麼大動靜,莫不是魔域的人來攻」
軒羽凌沒有回答,看着凌尊府外。
一座九層寶塔,高九丈九,塔身閃爍着九色琉璃光,散發著古樸的氣息與威壓。
四尊主略顯疑惑的看着這九色流光塔,「莫非是此塔造成的動靜。
九層,高九丈九,塔身九色流光,此塔特質都是極數,而且破了我們軒氏的界陣,真是了不起。
這世間萬物幾乎沒有我們不知曉的,但是此塔我還從未見過,沒有道器,帝器的威壓,沒有靈性,難不成是……」
「神器,鎮界之塔」,六尊主軒羽凌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也被自己給嚇到了。
其他五位尊主也同時露出了驚懼之色。
相傳這片大陸傳承有十大神器,極少有人見過這十大神器,所以便少有關於神器的記載,以幾大尊主的境界,自然了解這神器的秘辛。
排名第一的便是這鎮界之塔,它可以鎮壓一片界域,此等威壓就是這六位尊主也是無法抵抗的。
傳說鎮界之塔中鎮壓有大恐怖大災難,鎮界之塔的出現,也是災難的出現。
此時,一個渾厚悠遠的聲音從天邊響起,話語中帶着無奈道「唉!該來的遲早會來,這鎮界之塔我先收走了,你們六個不必恐慌,還有,從今天起,軒氏一族要整體提升修為,你們六個頂級戰力更要抓緊修鍊。

「是,尊王」六位尊主恭敬的拱手答道
隨後一隻大手撕裂空間,欲要取走鎮界之塔,此時令人驚懼的聲音從在場的每個人心中炸響,沒錯,是在心中。
「哈哈哈,胥凌,你沒想到吧!我還活着,我還活着。
」幾乎癲狂的聲音,令六大尊主和尊王心顫,要知道,到了他們的境界是極少有人會令他們恐懼的。
可是此時響起的這個聲音卻令他們產生心顫的感覺。
那個聲音接着道「你們幾個弱小的螞蟻,也配俯視我?」
只見鎮界之塔輕輕搖晃,六大尊主和若風從空中跌落,此時尊王從空間裂縫中走出,彷彿一個正在散步的老者,仙風道骨,身着樸素的長衫,眉毛修長,目光平靜如水看不出一絲波瀾。
若是走到街上絕對不會有人會想到,這竟然軒氏的尊王。
尊王伸出左手,五指張開便幻化出巨大虛影向鎮界之塔鎮壓,一條條秩序鏈條憑空出現,大道之音響起。
接着血花乍起,令人不可思議的是血滴又重新凝聚回了尊王的手掌,鎮界之塔劇烈搖晃,九色流光收縮,跟着鎮界之塔逐漸變小。
那個聲音痛苦的哀嚎道「死老頭,等我出來後,一定會殺了你,一定會。

尊王手握鎮界之塔,頭上青筋迸起,吐出一口濁氣。
就大家都以為一場驚變平息的時候,令所有人都無法預料的事情發生了。
從鎮界之塔內部射出一道黑影,朝向雲汐宮,六尊主見狀立即將魂力外放護住雲汐宮,誰知那黑影如入無人之境般穿過六尊主的魂力,進入到雲汐宮中。
此時雲汐宮中,一個美麗的不可方物的女人,正緊抱着嬰兒,臉上寫滿了幸福與甜蜜,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的逼近。
這個女人便是六尊主的夫人方雲汐,說是慢實則在一瞬之間,黑影穿過方雲汐的身體打到了嬰兒的身上,瞬間母子兩人全然消失不見。
隨即一道光一閃而滅,嬰兒彷彿從來沒有來過這個世界一樣消失了。
尊王眼眸頓時一縮,道「這是小汐的宮府吧。

六尊主臉色發白,嘶吼道「這妖魔竟如此惡毒!」
說罷六尊主仰天長泣道「雲汐,吾兒」,眼神凌利的看着鎮界之塔,心中寫滿了仇恨與不解。
六尊主早已探查到母子兩人全部消失不見。
軒羽凌大聲的吼道「畜牲,你還我妻兒」,伸掌向鎮界之塔排去,掌心中若隱若現的出現一個世界雛形。
尊王見狀,抬手制止了軒宇凌的攻擊。
那個聲音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哀怨而又無力的喃呢道「積聚多世的一擊,沒想到啊,又要沉睡了么?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隨後聲音便不再響起。
尊王對六尊主道「老六,萬事皆有定數,這鎮界之塔你拿他是沒有辦法的,未來還是沒有辦法參透,一切都是未知,你兒的失蹤未必是一件壞事,未來這片大陸將會因為這鎮界之塔而動蕩,你也好自珍重,勤加修鍊,不要辜負了你的天賦,和我們對你的期望。

說罷,尊王便拂袖向空間裂縫走去,沒有一絲的惋惜,也沒有因為自己剛降世就失蹤的小孫子感到絲毫的傷心。
其他五位尊主也安慰了六尊主幾句便都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若風靜靜的站在一旁,跟隨六尊主多年的他能體會到軒羽凌此時內心的波瀾,單膝跪地道「尊主,若風願去尋找小少爺,就是找遍所有世界,若風也會將小少爺帶回來。

六尊主平靜的道「若風,你修為尚淺,有些小世界的強者可能境界比你還要高,而且有些小世界可能會有些詭異的兇險,你真的願意去冒這個險么」
若風堅定的道「尊主待我不薄,若風無以為報,為尋小尊主,就算放棄我這條命,我也在所不惜。

軒羽凌一揮手道「去吧」
六尊主轉身走向雲汐宮,關上了宮門,並且封印了整個凌尊府………
夕陽西落,寧靜的夜幕降臨在青蓮山下的小鎮,微風輕拂,吹得樹葉颯颯的響,月光傾瀉而下,灑在少年俊俏的臉上。
青古鎮坐落在千珏帝國的邊緣,隸屬於流雲宗。
是流雲宗管轄下最弱的一個鎮。
在青古鎮邊的茅草屋外,一個俊朗的少年坐在的草地上,仰望着天空,彷彿要看穿這個世界,眼中含着溫柔與渴望。
一改平時的開朗性格,每當少年坐在夜空下的時候,心情總是略顯低落與彷徨。
正當少年思緒亂飛的時候,一個溫柔的聲音打破了這寂靜道「祺兒,吃飯了。

少年彷彿緩過神兒來一般應道「嗯,這就來」。
少年相貌倒是不出眾,但一雙明亮深邃的眼睛讓人眼前一亮,能見此子不凡。
每天晚上看着夜空彷彿成為了軒祺的習慣。
平日里的軒祺性格開朗,但是每當他面對這夜空之時便會變得沉穩憂鬱。
軒祺走進草屋,母親將飯菜端到木桌上,溫柔的看着軒祺道「又去看天空了啊!」
「嗯」軒祺答道,帶着猶豫的神情,停頓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娘親,問道「娘,你說天空外面是不是有另一個世界啊?」
母親臉上露出一絲驚訝,溫柔的笑了一下,道「傻孩子,你怎麼會這麼想呢?」
軒祺疑惑的說「不知道,似乎是一種感應,就是感覺這個世界之外是另一個世界」
母親壓下內心的波瀾,笑着說「傻孩子,別想了,快來吃飯」
軒祺與母親坐下吃飯,飯菜是普通的野菜,主食是野菜飯糰,可見這對母子生活的清貧與艱苦,與普通人家的孩子不同,軒祺只有鎮長每年帶來一些野獸肉時才會吃到些肉食,所以身材顯得瘦弱。
母親從軒祺記事起便是身負重病。
小軒祺特別懂事,每天除了日常的煉體以外,就是出去采野菜,運氣好的時候也會抓到些野兔等小型動物。
青古鎮的鎮長名為青連武,對軒祺母子也是十分照顧,並沒有因為他們母子是外來者而區別對待,多年來,鎮子中的人也都接受了這對外來的母子。
一夜無話……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在這青古小鎮時,軒祺就起床來鍛煉自己的體魄。
在草屋外空曠的草地上擺放着重千斤的石墩,軒祺單臂一晃,將石墩舉起,略微顯得吃力,下身在不住的打顫。
堅持了五個呼吸的時間,軒祺不甘的將石墩扔在了地上。
在這青古小鎮,十四歲的少年,單臂力達千斤者還從來沒有過,軒祺煉體的資質過人,在這青古鎮也是數一數二的。
但是鎮子中普通人家的孩子早已打通了多條靈脈,軒祺苦於沒有修鍊功法,連一條靈脈也沒有打通。
倒不是軒祺不能修鍊,而是自己的母親不允許。
雖然軒祺也偷偷跑去藏經樓中偷學,但是每次都會被母親抓到,然後訓斥一頓。
但軒祺每天清晨會在草屋前鍛煉臂力,然後背着近百斤的石墩跑到青蓮山的背面,採摘野菜野果。
青蓮山中有巨型的野獸,甚至還會有黃階妖獸。
妖獸一般根據天賦的不同,成年後的妖獸等階便不會增長。
妖獸雖然天賦不如人類,但是天生的體魄也是人類無法匹及的。
深知青蓮山中的兇險,青古小鎮的人們輕易不會進青蓮山,除非要狩獵野獸或者妖獸才會組織鎮上的成年男子中的精英去青蓮山狩獵。
軒祺如往常一樣,採摘完野菜後,從青蓮山背面飛奔回來,路過鎮中的一個操場,一個成年男子在帶着一群少年修鍊。
軒祺做為鎮子中的外來戶,其他孩子不願意和他一起修鍊。
其中一個小胖子二蛋看到軒祺背着石墩在跑,笑着對一旁身材高大,膚色黝黑的林峰道「峰哥,看那個獃子,還在傻傻的背着石墩跑呢,連一條靈脈都沒有打通,真是個廢物,每年還要接受鎮長給的野獸肉,那可是我們父親辛辛苦苦打來的,給他可真是浪費了。
見到我們還連個招呼都不打,你看他那長相,像不像個女人?」
林峰是這群少年中的頭兒,因為林峰是這些孩子中實力最高的。
年僅十六歲便打通了五條靈脈,而且單臂力達萬斤。
訓練這群孩子的師傅林虎,是一個身材高達皮膚黝黑的壯漢,肌肉如虯龍般墳起,此時被一個小娃娃叫去鎮長家,轉身嚴厲的對着這群孩子道「你們好好修鍊,不要讓我抓到有人偷懶,否則有你們好看。

正巧林虎走了,聽了二蛋的話,林峰也起了戲弄軒祺的心,對身邊的孩子說「走,趁着二叔去鎮長家開會了,我們去戲弄戲弄這個軒祺」,其中一個孩子奶聲奶氣的道「可是虎叔不讓我們偷懶,再說軒祺哥哥是個好人,他很厲害的。
」二蛋聽到這話後,伸出拳頭威脅道「小鈴鐺,你要是不去就在這裡待着,那軒祺在厲害,還能打得過我們峰哥?」隨後便不在理他。
一群少年朝着軒祺跑去,軒祺並沒有注意。
直到他們擋住了軒祺的去路,他才停了下來,平靜的看了這群少年一眼,然後繞路走了過去。
林峰略顯氣憤,因為從來沒有同輩敢在他面前不屑的走過去。
林峰擋在軒祺面前,帶着戲虐的表情陰陽怪氣的道「軒祺,我聽說你挺愛笑的啊,見到我們怎麼不笑了呢?來,給大爺笑一個」
軒祺突然擺出一個笑臉道「你不會笑啊!來,爺給你笑一個」,見到軒祺如此反應,有的孩子當場笑了出來,林峰感覺羞辱不成反倒被軒祺戲弄了一番,狠狠的瞥了笑着的幾個孩子一眼。
幾個孩子便都低下了頭停止了笑聲。
林峰看着軒祺道「你小子還挺有種的啊!」,突然林峰握緊拳頭向軒祺的面門打去,軒祺雖然背着百斤的石墩,但是反應不可畏是不慢,輕輕向旁邊一閃。
林峰見這一擊沒有得逞,伸出腿如鞭子般抽打在軒祺的腹部。
腿還未到軒祺的身上,一股勁氣便已經打到了軒祺的身上
軒祺被這一擊擊中後,擦這地面飛出,野菜落了一地,石墩也飛出了三丈之遠,可見林峰這一腳的力度之大。
軒祺的身體被擦傷,並且口吐鮮血,臉上的表情平靜,卻略顯猙獰。
林峰惡狠狠的說「你個沒有爹的野種,也配在我面前高傲,就憑你現在的修為,我不動用靈脈也能在十個呼吸間打死你。

軒祺聽到「沒有爹的野種」後,氣勢突變,身上略顯了些血氣,眼中充滿了血絲,特別冰冷的看着林峰,彷彿在看着一個死人一般,冰冷的道「你有種再說一遍」
林峰頓時感覺周身壓力巨大,看到軒祺的眼睛,猶如與魔神對視般,其周身的幾人皆是背後一涼,冷氣自腳底油然而生。

《北辰仙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