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霸總追妻火葬場
霸總追妻火葬場 連載中

霸總追妻火葬場

來源:外網 作者:顧黎月厲景川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顧黎月厲景川

六年前,渣妹陷害,她懷着孕,被丈夫狠狠拋棄。  六年後,她改名換姓重新開始。  可當初對她不屑一顧的前夫,卻每天堵在她家門口糾纏不休。  「黎小姐,請問您和厲少是什麼關係?」  女人莞爾一笑,「不認識。」  「可有人說你們曾經是夫妻。」  她擺弄着頭髮,「都是謠傳,我又沒瞎。」  當天,她回家一進門,就被男人抵在牆上。   三個寶寶兩個吃瓜一個歡呼,「爹地說,媽咪眼睛不好,他要給媽咪治療!」   她忍不住哀嚎,「老公,求放過。」展開

《霸總追妻火葬場》章節試讀:

出租屋裡。
黎月靠在沙發上,看着手機屏幕上那個在廚房裏面忙忙碌碌的男人,唇角泛上了一絲冷笑。
以前在一起的時候,不管什麼時候,只要厲景川說一聲餓了,哪怕半夜兩點,她都會爬起來給他做飯。
他以前從不做飯,甚至連廚房的邊兒都不會靠。
可如今,他卻在為剛相認了不到一天的念念,很認真地在下廚。
她閉上眼睛。
原來他不是不能下廚,而是因為在他心裏,她不值得。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他對待念念的態度還不錯。
起碼不會像當年對她那樣冷血無情。
……
藍灣別墅。
坐在小椅子上,念念看着面前餐桌上那些慘不忍睹的飯菜,默默地將之前黎月給她烤的小餅乾拖到面前,「爹地,我忽然又不是很餓了,吃這個就好了。」
厲景川擰眉,看着小盤子裏面那些比花生大不了多少的餅乾,「吃這個能吃飽?」
念念抿唇,怕他逼着她吃他做的黑暗料理,連忙抬手捂住盤子,「我是小孩子,胃口很小的,這些夠了!」
說完,她下意識地瞥了一眼桌上那些黑乎乎的東西,眼裡閃過一絲的懼意。
她所有的小動作和眼神,都被厲景川收入眼底。
男人眉宇間掠過一絲的煩躁。
幾分鐘後,小丫頭就將那一盤小餅乾全都吃了個乾淨。
將盤子放下,她笑眯眯地抬眼看着高大的男人,「爹地,我要上樓午睡啦!」
厲景川起身,撈起她,抱着上了樓。
「我想聽小美人魚的故事。」
躺在粉紅色的小床上,念念眨着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床邊的男人,「爹地,你會講故事么?」
厲景川拿着童話書翻了翻,「也許會。」
半晌,男人皺眉開口,「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海,海裏面住着一群美麗的人魚……」
「爹地。」
小奶娃抬起頭看他,「你的語氣太凶了!」
厲景川微愣。
他已經盡量將平時冰冷低沉的聲音放得柔和了。
於是,再次將語調放緩,「有一天,一隻小美人魚……」
「爹地,你是不是不會講故事?」
小傢伙扁了扁唇,聲音委屈巴巴,「念念的爹地這麼厲害,卻不會講故事……」
厲景川:「……」
男人深呼了一口氣,「不聽故事,乖乖睡覺好不好?」
「不好。」
小公主眼淚又開始在眼眶打轉,「不聽故事會做噩夢的……」
看着小丫頭眼淚汪汪的樣子,厲景川的心臟軟得一塌糊塗。
他寵溺地揉了揉她的小腦袋,「我記得你媽媽不喜歡哭。」
「你這動不動就哭的毛病,是隨了誰?」
念念撇嘴,「媽咪才不是不喜歡哭呢。」
「念念剛懂事的時候,每次半夜醒過來,都會看到媽咪在那裡偷偷抹眼淚呢。」
孩子稚嫩的聲音,讓厲景川的心臟像是被什麼狠狠地擊中了一般。
他怔怔的看着她,聲音帶了幾分的喑啞,「你媽咪她……常常哭么?」
「嗯。」
念念抿了抿唇,「不過既然爹地說媽咪不喜歡哭,那還是爹地說得對。」
「可能念念喜歡哭的這個毛病,是遺傳了爹地你的。」
厲景川哭笑不得。
他無奈,「爹地從來都不哭的。」
念念靠在床頭,小手糾結地攪在了一起,似乎在猶豫什麼。
半晌,她抬起頭,看着男人那張冷峻線條勾勒出來的臉,「媽咪離開爹地的時候,爹地也沒有哭過么?」
小女娃的話,讓厲景川整個人狠狠地僵住了。
男人諱莫如深地看了念念一眼,沒說話。
半晌,他站起身來,「你自己睡吧,爹地還有事要去忙。」
念念抿唇,小手抓着被子的邊緣,「可是爹地……」
「乖。」
男人頭也不回地打開門,「爹地會找到合適的人選照顧你的。」
說完,男人邁開長腿,大步離開。
念念躺在小床上,糾結地翻來覆去。
怎麼辦?
她好像又惹爹地生氣了耶……
……
黎月中午簡單的給雲嶼做了一點飯菜,她自己一點胃口都沒有。
雖然念念總是在給她發消息報平安,但是女兒第一次離開自己身邊,黎月心裏怎麼都放心不下。
飯後,雲嶼背着小書包出門,「媽咪,左阿姨在樓下等我,我去上課啦!」
黎月點了點頭,將他送到樓下。
雲嶼向來聰明,在沒回國之前,他就在榕城給他自己報了一個兒童編程的興趣班。
興趣班在左安安醫院的附近,她就順便過來接他去上學。
兒子交給左安安,黎月倒是放心。
畢竟她們也算是過命的交情了。
送走雲嶼之後,黎月回到家裡,將午餐的碗筷收拾好。
剛洗好碗,門口就響起了門鈴聲。
她昨天剛住進來,誰會來找她?
是雲嶼忘拿東西了?
她無奈地嘆了口氣,一邊開門,一邊抱怨,「你這丟三落四的毛病什麼時候能……」
在房門打開的那一瞬,她到了嘴邊的話,全都噎了回去。
門外,站着高大挺拔的男人。
厲景御穿着一身灰色的風衣,整個人氣質孤傲冷漠。
「你好。」
區別於之前在藍灣別墅的霸道跋扈,此刻的他,居然難得地波瀾不驚,「黎月小姐,我想和你談談。」
黎月雙手環胸地靠在門邊上,目光淡淡地掃過他的臉,「談什麼?」
出租屋的走廊逼仄陰暗,混在空氣中的潮濕氣味讓厲景川十分不舒服。
男人微微地擰了眉,「能進去談么?」
「不能。」
黎月換了個姿勢,整個人擋住他,「厲先生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吧。」
「我一個單身女人的家,您還是不要進來的好,省得之後您還要倒打一耙,說我對你圖謀不軌。」
女人的話,讓厲景川狠狠地擰了眉。
這還是第一個女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而且這個女人,還是個應聘幫他照顧女兒的女傭!
如果是往常,厲景川絕對會甩手走人,順便讓這個女人感受一下什麼人不能得罪!
可今天的厲景川不一樣。
他還沒忘記,面前這個女人,是念念最喜歡的。
於是男人冷漠地再次開口,「黎月,你被錄用了。」
「以後,還是由你來照顧念念的日常起居。」

《霸總追妻火葬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