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半生雨小說
半生雨小說 連載中

半生雨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衛如星衛黎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屈國 現代言情 皇帝

在這裡提供的《半生雨》小說免費閱讀,主人公叫衛如星衛流光,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懿妃身後是如日中天的太師,母后身後是戰敗的曼國就是在這樣艱難的處境下,母后生下了我與弟弟,本該姓葵的我們,姓了衛我叫衛如星,弟弟叫衛流光...展開

《半生雨小說》章節試讀:

火爆新書《半生雨》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太后是從前的懿妃,我嫌惡她,她對我亦是恨之入骨。
成婚第三日,她便刁難我,讓我在院中跪了兩個時辰。
...太后是從前的懿妃,我嫌惡她,她對我亦是恨之入骨。
成婚第三日,她便刁難我,讓我在院中跪了兩個時辰。
衛黎旻聞訊而來,竟因為我與懿妃吵起來了。
可能因為在衛黎旻心裏,除了他沒有人可以這般折辱我。
「太后若是如此不喜在這深宮之中享福,大可去皇陵為先帝守靈!
」「逆子!
」衛黎旻和懿妃的關係向來不睦,因為衛黎旻是屈國皇帝的兒子,他的存在就時時刻刻告誡着懿妃她屈辱的曾經。
懿妃是屈國皇帝的髮妻不錯,但她入主東宮之時,已懷有一月余的身孕。
懿妃,也是被屈國皇帝搶來的。
那時還是太子的屈國皇帝,強取豪奪將剛出嫁的懿妃搶了去,但那時的懿妃還未顯孕,這個孩子就如此瞞天過海生了下來,還成了屈國太子。
前段時日,衛黎旻也正是以此為由,殺了太子,殺了他同母異父的哥哥,登上皇位。
此番事情,便讓懿妃對衛黎旻更厭惡了。
「你與你父皇,當真是一樣的嘴臉,讓人作嘔!
」懿妃地破口大罵傳出來,我許久沒有聽見裏面的動靜。
隨後,我看見衛黎旻從門內走出來,將我橫抱起來回了白玉宮。
路上,衛黎旻抱着我的手收緊,將我的胳膊掐得生疼,我聽見他說:「我說過,你是我的,我自會護你。
為何不來找我?
」我沒有回答,換來的是胳膊上數日褪不去的淤青的指痕。
三日後,太后奉旨前往皇陵為先帝守靈。
太后走的那天,衛黎旻站在宮牆之上瞧着,直到車馬步入天際,遙不可見之時還佇立着。
我側頭看向衛黎旻,看見了他眼中的怨恨、不甘、壓抑的憤怒……還有隱忍的不舍。
「走吧。
」日落之時,衛黎旻握緊我的手,終是走下宮牆。
那夜,衛黎旻比平日里瘋狂百倍地折磨我,似是發泄着心中的怨恨。
「如星。
」天快破曉之時,我聽見衛黎旻在耳邊輕喚我,似是囈語,「你別離開我。
」突然之間,我睜大了眼,有些不可置信,這樣的話,這樣像是示弱的話,是從衛黎旻口中說出的。
「答應我。
」我久久沒有應答,衛黎旻的手抱我更緊了幾分,口中的話也多了威脅之意。
方才心頭冒出的些許莫名的情感——也許是憐憫,瞬間就被這三個字擊碎。
我閉上眼,腦海中閃過這年衛黎旻對我所做的一切,理智立刻便回來了,將多餘的情感驅逐。
我輕聲哼了一聲,算是為了自保不情不願地答應了,衛黎旻這才放鬆下來,蹭蹭我的脖頸,不再有別的動作。
暗夜中,我被衛黎旻包裹着,只覺有無盡的寒意在周身,似利刃貼在皮膚上的冰涼。
成婚一月余,我似沒有感情的玩偶任人擺布,衛黎旻對我也放下了些許戒心,將流光放了出來,但不許他住白玉宮,而住在學堂附近的別宮。
我再次見到流光已是一月後了,在學堂。
流光面頰微陷,憔悴了許多,卻隱隱又高了幾分。
在學堂附近的湖心亭中,我與流光並肩而坐,對面還多了一人,是來屈國為質的曼國六皇子左桓也。
桓也雖面側有疤,卻擋不住他面容俊秀與眼眸清澈。
「我該喚你表哥?
」我笑着問他。
「是。
」桓也微微頷首,嘴角帶笑定定看了我兩秒,「如星與姑姑當真相像,都是美人。
」母后剛懷上我和流光之時,桓也的母妃時常帶他去探望,六歲的他總喜歡摸摸母后的肚子,期盼着從這肚子里能蹦出一個可愛好看的小娃娃,只可惜他沒等到。
桓也笑着說著往事,我只當是童年趣事。
當我問及,為何是他來屈國做質之時,桓也怔了片刻,隨即笑道:「皇兄們都身負重任,弟弟們還年幼,只有我可擔這差事了。
」我沉默着點點頭,正要回應,卻對上桓也明澈的眸,眸中含笑,聽他緩緩說著:「況且,我也想來看看小如星過得怎樣了。
」一時間,我竟不知如何是好,只獃獃看着桓也那雙好看的眉眼,心中泛起淡淡的漣漪。
「如星。
」流光開口將我思緒喚回,「表哥先前說要等你來了再一起說父親的事情。
」父親……葵皓文?
這十四年來,母后不止一次偷偷和我們說起這位素未謀面的父親,說父親一定會來接我們回家。
從小時候的期待,到長大後的怨恨,再到如今的絕望,我和流光都已經接受了父親根本不會接我們回家這個事實。
如今桓也再提起他,心中期待又害怕,期待他曾經竭盡全力努力過,也害怕事實並沒有我們所期待的那般美好。
「姑父他……去世了,十二年前就去世了。
」桓也的話宛若晴天霹靂。
桓也說,十二年前宮中走水,父親為了救他,生生挨了那燒斷的房梁一擊,沒兩個月就走了。
我想過無數的可能,父親為什麼沒有接我們回家。
可能是無能為力,可能是忘記了母后,卻從沒有想過他竟然早已不在人世。
一時間,心緒複雜,多年的怨恨似乎無處安放,就這樣輕易地散去了。
那夜,我回了白玉宮,心神不寧。
不僅是因為桓也與我說了父親的事情,更是因為在桓也走後,我聽流光說起,桓也當是我夫君。
母后懷上我們之時,曾與桓也母妃說笑,要定下娃娃親,那時的桓也也學着武帝,說出了金屋藏嬌的話來。
在流光面前,我笑着否認:「都是小時候的玩笑話了,你也莫要當真,如今早已時過境遷,不可再提。
」「況且,表哥能走這一遭,除卻曼國如今無適齡皇子可用這點,其餘的多半是看在父親的情面上。
」當年父親的救命之恩,怕才是桓也願意身涉險境的原因。
嘴上雖如此說著,心中卻多少有些許波瀾。
若沒有當初那場浩劫,母后應該在曼國與父親琴瑟和鳴,他們絕不會這樣早逝,我與流光也斷不會過得如此艱難。
或許,如今我的夫君也會是一個體貼知心之人,而非……「你見過左桓也了?
」衛黎旻掐着我的手腕,冷聲質問着。
他不等我的回答,報復似的侵佔了我的雙唇,直到我的口腔瀰漫著血腥味:「如星,你要記住,你是我的皇后。
」我與衛黎旻相距不過半尺,我清晰地看見了他眼中的暴戾,這眼神像一瓢冷水將我想要反抗的意圖澆滅了:我若是違背他,不止流光難過,如今還多了一個桓也。
我只能忍,才能保住我在意的人。

《半生雨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