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
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 連載中

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尖餃的李彥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昭坤揚 愛吃尖餃的李彥祥

五萬年前,先賢觀摩世間萬物,歷時良久,拉開了人族修鍊的帷幕......三萬年前,人族統一聖元大陸,人族進入高速發展時期,史稱「輝煌年代」......一萬五千年前,人族出現巨大危機,諸多強者隕落,無數無上傳承斷絕......一萬年前,魔族自域外而來,佔領了聖元大陸,人族與夾縫中求生......四千年前,人族誕生一絕世妖孽,橫掃世間,一統大陸,創立了萬族平等的時代......兩千年前,絕世妖孽去往域外,開通了聖元大陸與其他位面的界門......而今天......展開

《綁定廢柴系統怎麼辦》章節試讀:

昭坤揚嘆了口氣,說道:「吃喝都是問題,哪有機會修鍊啊?你說我這樣的還有機會嗎?」

徐雁皺了皺眉,開口說道:「也不能說完全沒機會,只是需要進行一系列的測驗而已,畢竟你的年紀也不小了,現在才開始修鍊的話,所能分配到的資源必然是要遠低於同齡人的,再加上比同齡人少修鍊幾年,差距將會更大,但事無絕對,歷史上也曾有過大器晚成的人傑,例如騎士中就曾有一位18歲開始修鍊,年近三十才達到二階巔峰,之後破境入三階,從此修行之路一日千里,二十餘年就晉入九階修為,後來更是引得神器認主,成為了神座閣的一位山主。」

昭坤揚聽得來了興趣,追問道:「其他職業有嗎?」

徐雁看着金黃焦脆的兔子,扯下一隻兔腿,啃了起來,並示意昭坤揚:「兔子好了,快吃吧!」

昭坤揚見狀,也扯下一隻兔腿,大口吃了起來。

徐雁啃了幾口之後,繼續說道:「至尊殿也曾出過這種人物,不過不是修鍊起步晚,而是進境慢,只不過在其九十多歲的時候,一朝得悟,頓悟三年,從五階大刺客之境直接破入九階道尊之境,還有......」

徐雁列舉了很多人族歷史上大器晚成的例子,這使得昭坤揚聽得雙眼放光,但她沒有說的是:那位18歲開始修鍊的騎士,有着光明神眷體,這類頂級體質一般只要不死,必定可以成就九階,而那位九十多歲的刺客則是在早年得到了道書,積累數十載,厚積薄發,道書作為靈器榜上的神物,其作用本就不遜色於那些頂尖體質。

還有其他的這些例子,或多或少都是有不小的際遇,方能成就一番偉業,之所以不告訴昭坤揚這些,是因為她想鼓勵一下他,免得他心灰意冷,對未來失去憧憬。

到最後,兔子也吃完了,故事也說完了,徐雁又是左手一翻,變出了一條絲巾,旋即拿着絲巾顯示擦了擦嘴,然後再將手上的油漬擦去。

昭坤揚再次見到這一幕,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徐姑娘,這是傳說中的空間戒指嗎?」

徐雁點了點頭,說:「沒錯,不過這只是普通的空間戒指,內部空間很小,勉強算是附魔裝備,不過也需要擁有靈力才能催動。」說著抬起左手,無名指處有一個銀白色的戒指,樸實無華,沒有任何花紋和鑲嵌。

儘管她是這樣說,但實際上這樣一枚空間戒指在市面上的價格也能賣到1金幣左右,金幣是聖元大陸上各族通用的貨幣,其中1金幣=100銀幣=10000銅幣=1000000鐵幣,1鐵幣的購買力是5個饅頭或是2個包子,也就是說這樣一枚普通的空間戒指大概相當於5000000個饅頭,按照一家三口來算,一人一天吃十個饅頭,一般的小鎮也就幾百來戶人家,相當於可以夠一個小鎮的人吃上一年的饅頭。

之所以用饅頭來衡量,主要是因為昭坤揚除了饅頭外,實在是想不出別的什麼東西,畢竟他連包子都沒吃過,更別提其他奢侈品了,就連先前的這頓兔子,都是這幾年他唯一吃到的葷腥。

「現在兔子也吃完了,你打算去哪?」徐雁問道,眼中帶着有幾分希冀。

嗯?看着意思是可以和她一塊兒走,還有這種好事?

昭坤揚故作深沉,嘆道:「唉,我這幾年居無定所,無家可歸,也不知該去往何方,不如,還請徐姑娘給我指條明路。」

徐雁聽到這話兒,眼中的希冀化為笑意,開心地說:「既然如此,那不如你與我結伴同行,剛好我可以指點一下你,過幾天一起回濱城,我找我爹......不是,我請海源學院的老師幫你進行測驗,到時候安排你進附屬學堂學習,你看怎麼樣?」

得,既然你都想好了,那我就答應了吧,不過為什麼這小妞對我這麼好呢?難道是......她剛剛好像看着我發獃,不會是看上了我的絕世容顏吧?!

「我聽你的。」誰叫你是我的綁定對象呢,可是如果她看上了我的絕世容顏,為什麼攻略度還是沒有增長呢?

「還請宿主明白,攻略度不是好感度,就算對方已經愛上了宿主,也依舊可能達不到100%得攻略度。」

「為什麼?難道相愛都還不夠嗎?」昭坤揚懵了,他現在嚴重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可能獲得先祖留下的傳承。

「系統在此友情提示您:攻略度得前綴是後宮,只有一個人不叫後宮,要有一群才叫後宮,所以如果綁定對象始終為1的話,是絕對不可能達到100%攻略度的。不過具體操作還需宿主自己斟酌,另外說一句,只有強大的實力才是開後宮的基礎保障。」

徐雁看着昭坤揚點頭,心中竊喜,她確實是因為他的英俊相貌才決定幫他,不過要說真的對他動心的話,那倒還不至於,畢竟這是一個崇拜強者的世界,對於天才來說更是如此,相貌什麼的在修鍊的過程中會自然而然的得到強化,到了九階以後,基本都是俊男美女,只不過有些強者不重視相貌,所以會以一副蒼老的形象面向世人。

休息了一陣,兩人開始上路,徐雁將隨身物品都收入空間戒指中,所以看上去什麼也沒帶,而昭坤揚依舊是背着八張狼皮。

往西大概行進了三四里路,到了一處沼澤附近。

昭坤揚好奇地問道:「徐姑娘,你所謂的歷練到底是什麼?一路上偶爾遇到一兩階的魔獸你不動手,遇到三階魔獸選擇繞路,難道這歷練就只是單純的遊山玩水嗎?」

徐雁沖他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你所說的獵殺魔獸,不過是為了從魔獸的身上獲取材料,然後去賣錢,而我又不缺錢,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是為了從生死廝殺中獲得感悟來提升實力,這種方法其實對於四階以前的修行者來說沒什麼作用,一二階時經歷生死廝殺,有可能會給身體留下隱患,導致無法達到二階巔峰,而且從二階突破到三階與感悟無關,需要的是外物的幫助,也就是天材地寶。」

「三階其實才是真正的踏入修行之路,所以對於任何三階職業的人來說,冥想苦修是突破到四階的唯一途徑,至於天材地寶當然也可以輔助修鍊,但一味的苦修只會讓自己的心變得浮躁,所以需要適當的外出遊歷,遊山玩水,順便採集天材地寶,在這個過程中,盡量避免戰鬥,等到了四階以後,每一次的實力提升,都是需要戰鬥的,那時也將會獲得上戰場的機會,藉此不斷成長。」

原來如此,看來到了三階才算是開始修行,到了四階才算是真正的修行者,難怪說修行者只佔人族的十分之一,我以前還在想隨便一個普通人都是一階一級,修行者不是一抓一大把,原來是我弄錯了標準。

昭坤揚感慨道:「原來如此,那你特意跑到這沼澤來,肯定不是為了看風景,難不成沼澤之中有什麼天材地寶。」

徐雁有些驚訝,說:「看不出來嘛,你居然能猜到這裏面有天材地寶,不過可惜的是,你不懂女人,我來這裡的主要目的其實是為了看風景。」

「什麼?沼澤有什麼風景可看的?」昭坤揚不解。

「沼澤落日,可謂是一大勝景,看完美景,入夜之後進入沼澤之中,剛好可以採到浮雲草。」徐雁娓娓道來。

「浮雲草是什麼?」昭坤揚問道。

「煉製清心丹的一種材料,清心丹可以摒除雜念,有助於修鍊時靜下心來。好了,安心看落日吧,別出聲。」徐雁開口解釋。

秋末的黃昏來得總是很快,還沒等沼澤上空被日光蒸發起的水氣消散,太陽就落進了西山。於是,沼澤深處的風帶着濃重的涼意,裹挾着白色的霧氣,向周圍遊盪,叢林的陰影越來越濃,漸漸和夜色混為一體。

在此期間,兩人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直至天空上一輪銀月升起,潔白的月光灑照在兩人的身上,才從壯闊的落日美景中回過神來。

徐雁臉上滿是沉醉,說道:「好了,勝景不可多得,走吧,不過晚上的瘴氣重,需得多加小心,這個你拿着。」說著左手一翻,遞給昭坤揚一顆丹藥。

昭坤揚接過丹藥,拿在手中觀摩了一番,丹體表面光滑,呈銀白色,聞上去是淡淡的清香,好奇地問道:「這顆葯怎麼用?」

徐雁解釋說:「這是避瘴丹,可以抵禦一般的瘴氣毒霧,含在口中,壓在舌頭下,別咽下去,這顆丹藥可以重複使用,等會兒出來後自己保管。」

昭坤揚點了點頭,旋即將避瘴丹含在口中。

徐雁見狀,自己也含了一顆避瘴丹,並囑咐道:「小心點兒,沼澤內有些地方看似穩當,但實際上一踩就塌,跟着我的腳步,別走錯了。」說完就向沼澤內走去。

昭坤揚趕忙跟上,畢竟自己現在只是一個一階一級的普通人,還是謹慎的好。

剛一進入沼澤,他就感到呼吸有些不暢,不過很快口中感到一陣清涼,呼吸不再受到影響,看來是避瘴丹發揮作用了。

伴隨着不斷地深入沼澤,徐雁的腳步也漸漸慢了下來。

終於,前面不遠處有熒光閃現,是幾株草,通體呈乳白色,草葉上還有類似於祥雲的藍色紋路,草藥頂端還有含苞待放的花苞。

這時徐雁回過頭,說:「那就是浮雲草,你小心點兒,就站在這兒別動,看這浮雲草的生長狀況,還要至少半個多月才能開花,我可沒那麼多時間在這兒耗着,恐怕得連帶着土採下整株進行移栽才行,也幸虧我有準備瓷盆。」

昭坤揚點了點頭,說:「聽說靈藥附近一般不是有魔獸守護嗎?你小心點兒,別被傷到了。」

徐雁微微一笑,在月光的襯托下,猶如謫落凡塵的仙子,動人心弦。

「不用擔心,浮雲草若是不加煉製,與凡草無異,其本身也並不具備任何藥用價值,只是作為輔葯,能夠將一些原本藥性衝突的藥物中和,產生特殊的作用,所以一般來說低階魔獸是不會去守護在其附近的。」徐雁解釋道,說完便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個瓷盆和一把木鏟,向浮雲草走去。

不會有低階魔獸守護?那會不會有高階魔獸可以種植呢?像我這種身懷大氣運的人,應該處處招災,步步遇險,然後於危難中成長才對,所以這件事很可能沒那麼簡單,說不好會有什麼變故發生。

就在昭坤揚胡思亂想時,徐雁已經移栽了兩株浮雲草到瓷盆之中,接着將浮雲草收入空間戒指內,轉身走了過來。

徐雁見昭坤揚在發獃,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問道:「想什麼呢?走了!」

嗯?居然什麼都沒發生,看來那些市井小說上都是騙人的,再也不信它們了!

昭坤揚回過神來,心中憤憤,不過嘴上卻是平靜地問:「還有幾株不要嗎?」

徐雁搖了搖頭,正色道:「萬事留一線,機緣不可斷。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要將機緣全部佔有,要實行可持續發展,不然若干年後,大陸上的修士會因為缺乏資源而無法修行,這是四千年前的永恆大人留下的理念。」

原來如此,這位永恆大人很厲害啊,高瞻遠矚,眼光直接放到了若干年後。

「嗯,我記住了。」昭坤揚由衷地感慨。

之後的幾天,徐雁帶着昭坤揚走走停停,向濱城返程。

期間,徐雁向他講述了六大職業初期的不同煉體之法,其中騎士和戰士的修鍊方法相同,都是不斷通過對於武技的錘鍊和一些固本培元的藥物溫養來達到煉體的作用,而刺客是通過各種極限訓練刺激自身潛能來煉體,因為刺客需要的往往是短時間的爆發,而不是持久力,騎士和戰士則是需要足夠的耐力。

祭司是通過各種高強度的非戰鬥型訓練來提高自身,例如跑步、蹲起等,相當於改良版的騎士和戰士煉體法,因為作為祭司需要心懷憐憫,在初期的修鍊時要盡量避免任何與戰鬥有關的內容,召喚師和魔法師則是不斷修鍊精神力,通過精神力引導靈氣溫養自身,溝通天地元素,不斷身體對元素的接納程度,這個過程一般需要在15歲前完成,如果不能完成的話,就只能轉修其他職業,而且魔法師與召喚師最大的特點,就是晉入三階的前提是身體能夠完全接納元素,而不是力量達到200點,也就是說這兩種職業沒有所謂的一階和二階。